茗雪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茗雪小說 > 其他 > 巔峰產生虛偽的擁護_黃昏見證真正的信徒 > 第444章 程式合規

-

最後一句話很突兀,方晟愣了愣,道:

“不,風口浪尖之際,我不想把你攪進來,而且隱居期間關閉手機,還靠你提供訊息,有事我會網絡電話。”

愛妮婭也知道自己與方晟曖昧不清在省機關大院是公開的秘密,省紀委到順壩找不著人,第一反應就是監視她家,因此方晟的決定是正確的。

“多保重。”她簡潔地說,然後互道晚安結束通話。

整整一夜,方晟在床上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腦子裡亂糟糟不知想些什麼。被子有些單薄,但心裡更冷,方晟真正領略到官場的冷酷和詭異。他有些懷疑人生,懷疑之前自以為正確的信念。

“輸了怎麼辦?”

他總是糾結這個念頭。愛妮婭固然分析得合情合理,認定這場角力不可能輸,但官場並不是講道理的地方,而在於力量比拚,在於各派勢力站隊,諸如肖挺、何世風這些人都在辨析風向,犧牲一名處級乾部,在他們眼裡比碾死隻螞蟻還容易,轉眼便忘,宛如往大海裡扔顆小石子,都看不見浪花。

萬一輸了,真如剛纔所說跑到香港,從此過悠閒自得的富豪生活嗎?方晟很懷疑自己是否坐得住。

他的性格與趙堯堯大不相同。她能獨自在屋子裡呆幾個月甚至一年,哪怕不跟任何人說話也沒關係,她的內心是寧靜的,無慾無求,除了小貝和楚,世間冇有能打動她的人和事。方晟則是外向而積極型的,如果象趙堯堯那樣在屋子裡連續呆半個月,冇準會得抑鬱症。

天生勞碌命,閒不下來啊。方晟自嘲地想,真要是退出官場,或許會和牧雨秋等人一起叱吒商界,成為人見人怕的資本大鱷吧。

清晨晏雨容起床,驚訝地發現方晟已坐在客廳喝咖啡,臉上寫滿了憔悴和疲倦。

“一夜冇睡啊?”她驚呼道,心疼地揉揉他的臉,又摸摸他的鬍子,道,“中午想吃什麼?我在外麵買了帶回來。”

“你按平時生活習慣,中午就在公司,午飯我自己解決,”方晟取出一個信封,“剛剛我跟牧總聯絡好了,一到公司就交給他,不要透露任何資訊,明白嗎?”

“他要是問我怎麼得到這封信呢?”

“好奇心重的人做不到他這個地位。”

如方晟所料,上班後晏雨容來到牧雨秋辦公室遞交信封,牧雨秋接過後一言不發,匆匆出門。

呆呆看著他的背影,晏雨容心中暗歎:做大事的人果真冇有好奇心耶!

牧雨秋驅車一路狂奔,直接來到清樹市委書記辦公室,蘇兆榮上午取消一切活動,就為了等他。接過信封打開,裡麵果然是方晟親筆寫的請假報告,理由是因連日操勞,身體狀況不佳,特向市委請假去南方休養,待精神恢複後回來上班。

蘇兆榮微微一笑,在報告上方寫道:情況屬實,予以批準!然後龍飛鳳舞簽上自己的名字,打電話叫秘書將請假報告存檔。

下午剛上班,蘇兆榮正參加一個會議,秘書悄悄進來湊在他耳邊說省紀委有人找您,請立即過去。

蘇兆榮點點頭,暗想來得真快!

坐在辦公室裡的正是莫樹言和李濤,見到蘇兆榮趕緊起身握手,接著莫樹言道:

“向蘇書記回報,近期省紀委接到群眾舉報,揭發順壩縣委書記方晟在江業任職期間存在嚴重違規違紀行為,根據省委領導指示,結合前期調查,省紀委決定對方晟同誌立案調查,要求該同誌在規定的時間、規定的地點交代問題!現在,請蘇書記配合雙規工作,通知方晟同誌立即趕到市委。”

蘇兆榮顯得非常震驚,道:“怎麼回事,省紀委是不是走漏風聲了?”

莫樹言和李濤對視一眼,同時問:“發生什麼問題了?”

李濤斬釘截鐵補充道:“我倆以黨性保證,上午接到指令後立即過來,冇有向任何人透露過雙規決定!”

蘇兆榮緩緩道:“上午方晟委托人送來請假報告,理由是身體不適,請求到南方休養,考慮到前期他遭到多次暗殺,且為了清除順壩惡勢力殫精竭思、勞累過度,我已經批準了他的請假報告。”

莫樹言和李濤從事紀檢工作數十年,執行雙規上百起,從未碰到找上門來人不見了的意外事件,有些驚慌失措,低聲緊張地商議對策。過了會兒莫樹言道:

“那就麻煩蘇書記直接打方晟的手機,無論在哪裡都要想辦法讓他回來!”

李濤想了想又說:“實時不行試探他在哪兒,我們直接過去。”

“好。”

蘇兆榮回到座位,按下電話擴音鍵然後撥號,裡麵提示已關機!

莫樹言和李濤臉都沉下來,知道情況非常糟糕,方晟很可能提前得到訊息,溜之大吉!

然而失蹤之前他按程式履行了請假手續,程式上冇有瑕疵,不能指責他畏罪潛逃——有人喜歡休假時全程關機,與外界隔絕聯絡,這一點冇毛病。

“蘇書記,能看一下請假報告嗎?”莫樹言問。

“可以。”

蘇兆榮讓秘書送來請假報告,莫樹言和李濤瞪大眼睛逐字逐句研究了半天,字裡行間冇有去哪裡、何時回來,悻悻道:

“簡直是無限期休假嘛,蘇書記,清樹領導乾部都是這樣請假?”

蘇兆榮冷笑道:“隻有方晟能享受這種待遇,至於原因,二位可以到省裡請教任何一位省委領導,看看當初順壩惡勢力何等猖獗,方晟作出了怎樣的努力!我在清樹提倡領導乾部待遇與所作的貢獻掛鉤,貢獻越大待遇越好,反之那些庸庸碌碌、成天隻知道整人的乾部,在我手底下冇好日子過!”

李濤訕笑:“功不能抵過呀,蘇書記,我們很敬佩方晟同誌在順壩的政績,但這回是調查他在江業任職期間犯的錯誤,一碼歸一碼,不能混為一談。”

蘇兆榮直接懟回去:“看來二位隻承認方晟在順壩的成績,之前黃海和江業都不認賬的。”

莫樹言和李濤頓時臉都黑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