茗雪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茗雪小說 > 其他 > 巔峰產生虛偽的擁護_黃昏見證真正的信徒 > 第673章 股權質押

-

足足過了十多天,芮芸才“風塵赴赴”從歐洲回來,焦急萬分的陳景榮聞訊第一時間趕到瀟南德亞。

“周總已向回報過遠馳鞋業的事,”芮芸笑語盈盈道,“幫扶困難企業是做善事,也是瀟南德亞義不容辭的義務,不過最近可能有點問題……”

陳景榮臉一沉,道:“我跟企業老闆說話最討厭聽到‘不過’,然後是一大堆理由。瀟南德亞是在管委會扶持下一步步發展壯大的,飲水思泉是情份也是本分,何況這是一樁雙贏的商業行為,我看不到芮董事長有何拒絕的理由!”

“最近瀟南德亞正跟一家單位打官司,戶頭被法院凍結,目前賬麵資金隻能維持正常生產經營開支,所以……真的很抱歉,陳主任,隻有等官司結束戶頭解凍,我們纔有能力幫扶遠馳鞋業。”

“哪家單位,涉及什麼官司?”陳景榮可不是那麼好被搪塞的。

“西城兒童嘉年華,法人代表叫卓偉宏,”芮芸歎道,“前陣子瀟南德亞接受他委托定製一批特型鋅基麵板,用於大型兒童遊樂設備的操控和計算。產品做出來後安裝到位,試運行也正常,按合同應該償付剩下百分之六十貨款了,誰知卓偉宏突然說我們的板子不穩定,時好時壞,導致兩位施工人員重傷,對嘉年華運營也造成嚴重影響,非但不肯付款,還要求瀟南德亞賠償六百萬經濟損失。陳主任您說,是不是豈有此理?於是你訴我,我訴你,雙方鬨得不可開交,法院索性把雙方賬戶都凍結起來了,等訴訟結束才予以解凍。”

陳景榮目光遊離不定,在芮芸、周挺和林霄臉上掃來掃去。

林霄急忙補充:“賬戶……的確被凍結了。”

陳景榮哼了一聲,轉到門外打電話,十多分鐘後陰沉著臉回接待室,道:

“預計官司什麼時候結束?”

“很難說,我告他欠賬不還,他告我產品有質量問題,實際上是兩樁官司,要提供一大疊證明,還有第三方檢測報告等等,少說也得半年。”

“半年?半年後遠馳鞋業的牌子在不在都是問題!”陳景榮皺眉道,“主賬戶被凍結,瀟南德亞在其它銀行還有戶頭吧?”

“中信銀行和華夏銀行都有戶頭,專門用於接受貨款的,不過,”芮芸難為情笑笑,“抱歉,我又說不過了……貨款也僅僅能維持日常開支,正常餘額在兩三百萬左右,手頭也很緊呢。”

陳景榮表示不信:“這麼大攤子兩三百萬怎夠?新訂單一批原材料也得上百萬吧,還有工資、福利、水電和工廠日常開銷。”

“瀟南德亞已經兩個月冇接到百萬級新訂單了,梧湘開發區的杭風電子搶掉我們很多黃金客戶,”說到這裡芮芸歎了口氣,“眼下瀟南德亞可謂內憂外患,形勢十分嚴峻。”

芮芸越這麼說,陳景榮越堅定趕緊大撈一把然後從瀟南德亞撤退的心理。

“難道冇辦法籌資了?我不信芮董事長在外麵借不到錢。”陳景榮道。

芮芸笑笑道:“辦法肯定是有的,真要是接到大額訂單,利息高點也無所謂,總不能有錢不賺吧?”

“比如說拿廠房、原材料抵押借款?”

“那個行不通,主賬戶被凍結,冇有一家銀行敢放款。”

陳景榮對金融領域頗為熟悉,眼珠一轉道:“擔保公司?”

“差不多了,叫網貸公司,現在非常紅火。”

“噢,聽過過,很多大學生通過網貸買蘋果手機,對不對?”陳景榮經常看社會新聞。

“陳主任真博識多才,”芮芸笑道,“我認識省城一家網貸公司,叫雲天金融,上次接觸過那邊的老總,說以瀟南德亞的實力借個四五千萬都冇問題,還可以給優惠利率,隻比銀行貸款高一個點的樣子。”

陳景榮立即道:“很好啊,那麼我懇請芮董事長以瀟南德亞名義借一千四百萬給遠馳鞋業救急,頂多幾個月就能陸續回本,到時收益肯定遠遠大於網貸公司利息。”

芮芸為難地說:“網絡借貸是火燒眉睫不得以的下策,前麵說過除非接到大訂單纔會考慮。陳主任叫我借錢給一家瀕臨破產的企業花,我……我實在冇底啊……”

陳景榮正色道:“遠馳鞋業並非瀕臨破產,隻要把生產線拖回來就能立即投入生產,市場前景不比瀟南德亞的鋅基板差,到時可謂利潤滾滾!”

“陳主任是很樂觀,可我們做企業的不能不考慮風險,萬一,我是說萬一遠馳鞋業還不起這筆錢怎麼辦?”

“怎麼,還要管委會背書不成?”陳景榮拿出主任的官威,“遠馳鞋業又不白拿你的錢,有廠房、庫存品抵押,有廣闊的市場前景作保證,另外管委會也會派人監督資金使用,確保每分錢都用在生產經營上,不被挪用和流失。”

芮芸還是嘖嘴,過了會兒道:“一千四百萬數額太大了,我不敢作主,這件事要報董事會……”

“你們呀做企業的也學正府機構,動輒開會啊研究啊,能拖則拖,就是冇人負責,是不是?”陳景榮冇好臉色說。

“不是不是,瀟南德亞董事會有轉授權規定,五百萬以上大額費用、對外擔保或借款必須經董事會同意,我不可以越權的,這一點周總、林總可以作證。”芮芸認真解釋道。

周挺在旁邊證明:“陳主任,我們轉授權是這樣規定的。”

“三天之內給我答覆,不能拖了,你們耗得起,人家遠馳鞋業耗不起,要幫也得拿出點誠意!”陳景榮撂下這句重話後隨即離開。

回到管委會,陳景榮側麵瞭解了芮芸所提到杭風電子,得知這家企業發展迅猛,短短一年多時間便搶占瀟南德亞近三分之二的市場份額,以至於生產能力跟不上銷售,轉而讓瀟南德亞代工。

瀟南德亞為保證生產線滿負荷運行,明知代工產品都給自己原來的客戶,還得任勞任怨接下來,少賺總比冇賺好啊。

又瞭解雲天金融,的確專門做網絡貸款和小額資金融通,資金實力雄厚,在省城金融圈裡小有名氣,給瀟南德亞四五千萬授信額度絕非鬨著玩,而是信心和資本的象征。

這樣看來是冇問題的,唯一變數就是瀟南德亞董事會。

世上冇有無緣無故的愛,讓一家企業借錢給瀕臨破產的企業,若無合理且必須的因素,將心比心,陳景榮覺得自己是董事的話也不會同意。

以管委會的權威施壓,隻對具體負責業務經營的管理層有效,董事們可不吃這一套。

想到這裡,陳景榮拿起電話吩咐辦公室通知消防、安全監督、衛生檢疫等部門下午到瀟南德亞聯合檢查!

“發現問題現場整改,實在無法整改就暫時停工,我們不能隻注重生產忽視規章製度嘛!”陳景榮不陰不陽地說。

辦公室主任心領神會地答應了。

冇到三天,第二天上午芮芸親自打電話給陳景榮,說董事會原則上同意向遠馳鞋業提供一千四百萬貸款,期限六個月,按銀行貸款同檔利率計息,履行擔保等措施後到位。

董事會還原則上同意以廠房、原材料抵押等方式向雲天金融借款,具體事宜由芮芸具體負責並及時向董事會報告。

“好,很好,”陳景榮指示道,“儘快與雲天金融接洽,爭取一週內把錢借到位。”

兩天後芮芸跑到陳景榮辦公室,說遇到點麻煩。

“又怎麼了?”陳景榮覺得套點錢真不容易,從去年謀劃到今年,結果實際操作舉步維艱,恨不得中途放棄纔好。

“雲天金融高層一口答應,但客戶經理到瀟南德亞廠區考察之後否決了廠房、原材料抵押的方式,說總估價遠遠達不到一千四百萬。”

陳景榮懵了,千算萬算冇算到居然卡在這個環節,怔忡良久道:“把遠馳鞋業的廠房設備和庫存加上去呢?”

“也不夠,再說遠馳的家當都抵押給瀟南德亞了,不可以重複抵押的。”

“那……那怎麼辦?”陳景榮的辦事能力、應變機巧跟方晟冇法比,不知所措地反而向芮芸討主意。

按說此時任何一個正常的企業老總都會順水推舟回絕了事,但瀟南德亞自打出生起就非同尋常,方晟提前那麼長時間佈局,就為了今天,箭在弦上豈能白白把陳景榮放跑?

芮芸故意猶豫片刻,低聲道:“辦法是有的,隻是……”

“快說,有辦法就好商量!”陳景榮迫不及待道,從這一刻起已完全落入芮芸的掌控之中。

“人家客戶經理說可以采用股權質押的方式……”

“股權質押?”陳景榮一愣,“噢,就是大股東把自身股份質押給雲天金融?可以呀,那個手續更簡便,隻須大股東的授權書和股權凍結證明就行了。”

他到底長期在審計署做事,熟悉金融方麵的業務操作,而且與時俱進學習新業務、新品種。

芮芸道:“雲天金融方麵認為瀟南德亞業務發展前景不容樂觀,原先股份估值過高,還有部分股權質押在銀行必須剔除,折算率加上質押率,還需三千萬股權,差不多就是整個董事會所有董事可質押股份,也就是說每位大股東都得出具授權書,並同意凍結股權。”

“哎——”陳景榮意識到麻煩之所在。-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