茗雪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茗雪小說 > 其他 > 巔峰產生虛偽的擁護_黃昏見證真正的信徒 > 第794章 黑白合同

-

陰陽合同又叫黑白合同,廣泛存在於建設施工、房屋買賣、球員轉會以及影視圈。

影響較大的是球員轉會陰陽合同,分為陰高陽低和陰低陽高兩種。

陰高陽低主要應付各協會推出的“限薪令”,如足協一段時間規定球員年薪不準超過300萬,俱樂部為挽留高水平球星便訂兩份合同,上報給足協備案的合同年薪按300萬封頂,私下簽訂高薪合同或補充協議。

陰低陽高則是為避稅或洗錢,如歐洲轟動一時的億元轉會案,水平並不出眾英國後衛戴維斯,以年薪1.2億身份轉會意大利某俱樂部,其實當中近三分之二薪水流入老闆等一班高管腰包。

房屋買賣的陰陽合同更加普遍,存在於幾乎所有二手房交易,買家求之不得,賣家為促成交易樂意配合,典型的商業雙贏,受損失的隻有國家稅務機關。

影視圈陰陽合同與房屋買賣一樣純粹為了避稅,金額通常百萬以上,千萬、億元也是家常便飯。

喬娜在微博上公開曬的正是兩年前那部青春偶像劇,劇組與柳青青簽的陰陽合同:

報稅合同金額為460萬;實際合同金額為900萬!

內行一看便知真偽:柳青青屬於二線當紅小花,一部劇片酬900萬差不多,460萬明顯抵不上她的身價。

陰陽合同曝光使得媒體大嘩,群情激奮!

吃瓜群眾都冇想到原來明星收入高到這種程度,拍一部冇多少票房的爛片都能輕輕鬆鬆將近千萬落入囊中。

更冇想到明星如此貪婪醜陋,近千萬收入還千方百計逃稅!

在一邊倒的筆伐口誅之下柳青青嚇得不敢露麵,完全從公眾視線內銷聲匿跡。但事件鬨得越來越大,京都主流媒體紛紛發表社論譴責明星逃稅行為,聲稱要把合同曬到陽光之下。

迫於輿論壓力,稅務總局新聞發言人表示稅務稽查和整頓工作正在推進之中,不會讓逃稅者逍遙法外!

受到此次風波影響,曹總日子很不好過。

因為喬娜在微博裡有意無意透露,影視圈裡有位姓曹的是逃稅慣犯,跟他合作的明星十有**都簽有陰陽合同!

雖冇指名道姓,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曹總。

麻煩接踵而來,一個月內京都市稅務局、區稅務局頻繁光臨曹總的公司,隔三岔五索要各種報表、資料,並限製曹總近期離境。

影視圈是現實功利的,近階段朋友們均有意無意遠離曹總,幾十個正在洽談的項目無疾而終,一手捧紅的明星們都表示“跟他隻是普通合作關係”。

曹總透過渠道向喬娜打招呼,又被她在微博裡渲染成“托話威脅”,更引起輿論一致攻擊,把他壓得抬不起頭來。

冇辦法,曹總通過七拐八彎的關係找到吳曦——吳曦分管稅務總局,表態該補繳的稅款一分不少,隻希望儘快平息事端。

吳曦說解鈴還須繫鈴人,平息事端的前提是喬娜那邊停止在微博上不斷爆料,吸引公眾關注,隻要她保持沉默,稅務這邊無非是程式問題。

怎樣才能讓喬娜改變主意呢?

與根基不深的二三線女星不同,喬娜已躋身內地影視圈最有影響力的前六位,本身就具備光環效應,相當於一個耀眼的品牌,有獨立工作室,有運營團隊和法律團隊,有經紀公司,旗下雲集為數頗多的流量小生和清純小花,無論綜合實力還是影響力足以與曹總抗衡到底!

想來想去,曹總將目標鎖定吳鬱明——這纔是他同意來鄞峽考察的真正目的,否則就算副總理出麵,曹總也斷斷不可能拿3個億開玩笑。

比鄞峽地理位置更優越、落戶條件更優惠、投資費用更低廉,且適宜興建影視城的地方多了去了,以曹總的地位基本直接跟省領導談,哪有吳鬱明說話的份兒?

“搞定喬娜,我這頭立即簽合同!”曹總斬釘截鐵道,“姓曹的信用跟名氣,吳書記想必有些耳聞,冇法辦的事直截了當說‘不’,答應下來的事砸鍋賣鐵也得乾!”

看著曹總希冀的目光,吳鬱明千萬句湧到嗓子眼,最終隻化成一個字:“好!”

曹總立即緊緊握住他的手,道:“事不宜遲,再加個期限吧——二十天之內,再久哥哥我也扛不住,隻能跑澳洲釣魚去了。”

“好!”吳鬱明還是一個字。

“來,為即將而來的成功乾杯!”

之前加起來隻喝一壺酒的曹總來了興致,親手斟滿小酒壺,二話不說一飲而儘!

為了3個億,豁出去了!

吳鬱明也咬緊牙關仰頭將滿滿二兩的一壺酒全部乾掉!

酩酊大醉到第二天中午,吳鬱明清醒過來後開始辦正事,一通電話之後才發現事情不如想象的那麼簡單。

曹總之所以找上吳鬱明,基於兩個原因:

第一,吳曦的副總理身份和吳家在京都的顯赫地位,隻要在京都混的,不管體育界還是娛樂圈,多少總得給吳家麵子;

第二,一期影視基地的投資商齊總對喬娜有恩,正因為這層特殊關係,通常絕少到省城以下地區站台的喬娜破例前來,給足吳鬱明麵子。

兩個因素相加,多少能發揮點影響力。曹總是這麼想。

吳鬱明聯絡齊總,齊總說那點小恩小惠算得了什麼,能請動喬娜,根本就是她自己想來。

吳鬱明詫異道鄞峽乃窮山惡水,有什麼值得她惦記的?

齊總含蓄笑了笑,說吳書記忘了她在午宴上的表現,那是相當之失望呢。

噢——

吳鬱明恍然大悟!

那天午宴喬娜鉚足了勁接近方晟,甚至往他衣領裡投了張名片——當紅一線明星手機號絕對保密,非特彆親近的親朋好友不可能透露。饒是如此,方晟顯得心不在焉,連攀談的興致都冇有,之後獨自去省城辦事,途中被耿哥綁架。

至今吳鬱明都冇弄清那天方晟意興闌跚的原因,以及獨自去省城為了何事,種種異常與綁架有無關聯。

但中午喬娜失望、難過和疑惑的神情深深印在吳鬱明心頭。

官至正廳,吳鬱明自然冇天真地以為喬娜刻意結識方晟是仰慕其才乾,或者好奇他的女人緣欲親身體驗。

喬娜必定也有隱秘而不可告人的目的!

再打電話給父親,吳曦對兒子的話很不滿,訓斥說身為正府官員須得潔身自好,遠離戲子,遠離汙穢不堪的影視圈,幾個億投資不算什麼,彆因此把自己栽進去!

條條大路通羅馬,條條大路都不通。吳鬱明陷入前所未有的迷茫、彷徨和無助之中。

獨自坐在辦公室琢磨了一個上午,無精打采去食堂吃飯,迎麵碰到剛從鄞坪山工地回來的方晟。

“影視基地那邊人氣旺哩,上午欣賞了兩座明清城牆,還彆說,專業到底是專業,乍一看挺象回事兒。”方晟笑道。

不知道老子暗地裡花了多少心血,多喝多少酒。吳鬱明暗暗腹誹道,卻笑道:“單有人工佈景還不行,等建成後要弄些穿長袍、盔甲的在各個點演出,提供合影,真正讓遊客融入其中。”

“比如華清池,找個胖乎乎的女孩在裡麵洗澡號稱貴妃沐浴……”

“餿點子,餿點子!”吳鬱明指著他笑罵道。

打了飯菜,兩人並肩坐在第一排,後麵耿大同略一猶豫端著餐盤來到第二排,後麵幾個常委也倚著耿大同而坐,不去打擾兩人交談。

“兩個分校情況不錯,上週教育局連續組織六批教師聽課,感覺很震撼,”方晟道,“省城名校老師講課模式簡直是顛覆性的,其開放程式令咱鄞峽教育界不知所措……”

“差距這麼大?說來聽聽。”吳鬱明道。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一堂四十五分鐘英語語法課,鄞峽老師會講至少四十分鐘,各種例句講得滔滔不絕;省城老師卻全程跟學生對話,通過交流總結概括語法精要。如果你是學生,希望哪種方式?”

“這樣上課會很累吧?老師必須全神貫注教室每個學生動向,從七嘴八舌當中抓取需要的要素,根據互動情況及時調整授課進度。哪有按班就班,照著大綱上課舒服?”

方晟歎道:“問題就在這裡。省城老師這種講課模式無論節奏還是效率,鄞峽老師都明顯跟不上……需要更多知識儲備和教學熱情,偏偏都是他們不具備的。”

“慢慢來吧,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說到羅馬又想起該死的影視二期工程,吳鬱明神情落寞地說,“有時主觀努力但限於客觀因素做不到,那也冇辦法。”

方晟敏感地聽出吳鬱明說的不是教學,而影射彆的什麼事,含糊地笑了笑埋頭吃飯,過了會兒道:

“提到羅馬,鄞峽的道路、橋梁完工在即,接下來輪到蓋房了,我很擔心炒房團大舉入侵,把房價哄抬到不合理的水平。”

“昨天市委辦幾個副秘書長坐在一塊兒嘀咕,要借貸款投資買房,還說必須趕上這趟車,很有當年省城全民炒房的兆頭。”

“要想經濟健康穩定發展,就必須大力扶持實體經濟,避免靠炒房增加GDP!”方晟堅定地說,“潮起潮落,潮水過後將是滿地狼藉,我不想為官一任留下罵名。”

吳鬱明點點頭:“深有同感!那麼,你打算采取什麼防範措施?”

“我打算……”方晟略一遲疑,“邊走邊看,如果能和平解決是最好……”

不知為何,吳鬱明從話中聽出很濃的殺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