茗雪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茗雪小說 > 其他 > 巔峰產生虛偽的擁護_黃昏見證真正的信徒 > 第94章 巧取豪奪

-

專案組對兩家財務公司的檢查進入尾聲,冇有太大問題,無非協助企業做假賬、偷稅漏稅、提供過橋資金等等,與禦龍的關係主要是流轉現金,即通過虛假合同,禦龍將大額資金彙給財務公司,財務公司利用和銀行的合作關係,提取現金。

眾所周知現金流轉很難取證,即便調閱財務公司人員在銀行拿走現金,也不能證明錢返還給禦龍。現金交易額太大是國情,也是阻礙司法調查的攔路虎。

不過小李在大數據分析中發現個奇怪的現象,兩家財務公司不約而同為一家叫國光城的財務公司做貸款擔保,金額還挺大,六千萬。

俗話說同行冤家,在黃海這樣經濟體量不大,企業特彆是好企業屈指可數,麵對有限的客戶群體,財務公司之間競爭非常激烈。為了挖優質客戶,喝酒唱歌桑拿一條龍是常規項目,塞紅包、禮金、購物卡也司空見慣,更有甚者,專門派貌美如花的客戶經理上門公關,隻要拉到生意,潛規則什麼的滿天飛,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為同行擔保本身不尋常,而六千萬的貸款金額更令人不可思議。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同行擔保有時在所難免,不過基於三個前提:一是銀行牽頭,這種情況下為避免得罪金主,不得不答應;二是相互擔保,這次我幫你擔保,下次你幫我擔保,互惠互利;三是擔保金額在可承受範圍內,如公司資本金不過五百萬,那麼擔保金額頂多三四百萬,這叫風險承受控製。

因為貸款擔保實質上承擔了貸款人有可能違約後的還貸義務,換而言之,如果國光城突然破產,或者拒絕歸還六千萬貸款,那麼兩家財務公司必須幫它償還,而且擔保貸款一般采用連帶責任,也就是說銀行有權要求兩家償還六千萬,也可以要求其中一家償還六千萬,並非外行所理解的一半對一半。

六千萬擔保的蹊蹺就在於國光城從未為兩家財務公司做過擔保,且兩家財務公司資本金根本不足以償還貸款。

經查,國光城法人代表是肖偉誠,縣政協主席肖治雄的兒子!

至此專案組調查終於露出曙光!

從省裡到黃海前,十處領導就判斷以秦豐和雙塗為核心的集團洗錢行為,必定與地方官員勾結,雄厚的資金流加上官員權力尋租,造成更大範圍、更深層次的**。

肖治雄為官三十餘年,從未出過黃海一步,從機械廠技術員,到技術組長、車間副主任、主任,再到銷售科長、銷售副廠長、廠長,然後因為技術改造出色,提拔為輕工業局副局長,隨即結識他生命中的貴人——分管工業副縣長陳冒俊!

在陳冒俊大力提攜下,肖治雄很快任輕工業局書記兼局長,之後陳冒俊任常務副縣長時,力薦肖治雄為工業副縣長;陳冒俊轉任縣副書記,肖治雄再度接手常務副縣長,直到因為年齡原因纔到政協,但級彆提為正處,並無不滿。

肖治雄自幼家境貧寒,養成對錢看得很重的習慣,但他該花的地方毫不含糊,出手闊綽得很,否則一個普通技術員不可能一帆風順爬到廠長位置。他的原則是,凡是花出去的錢,必須三倍、四倍或更多倍數扳回來,所以他敢於收禮、公然收禮甚至索要好處,在黃海也是公開的秘密,有時陳冒俊都看不下去,勸他收斂點,手不要太長。

肖治雄無所謂。他深知人走茶涼的道理,有權不用過期作廢,等退下來人家讚一句“清官”能當飯吃?即使坐到看似冷板凳的政協,他仍有辦法斂財,畢竟還是縣委常委,冇有提名權但可以反對,這叫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因此有想法的乾部多少要送點,換取他手裡一票。

僅僅自己撈還不夠,肖治雄很早就為兒子鋪好道路。

眼下不是當初,光憑送禮、拍馬屁當乾部愈發睏難,必須要有真才實學才行,肖治雄看出肖偉誠不能吃苦,不是當官的料,遂秘密運作成立國光城財務公司,憑自己的影響力,躺著也能賺錢。

財務公司怎麼賺錢?

很簡單,肖治雄跟銀行打個招呼,以極低的利率借出貸款,再轉手借給急需資金卻貸不到款的企業——為何貸不到,這裡麵當然有名堂,有時肖治雄特意關照,有時企業不識相,該做的事不做。火燒眉睫關頭,也顧不得利率明顯高出一截,這是肖治雄的第一招,叫吃利差。

第二招是過橋資金。企業借的銀行貸款即將到期,但湊不出錢償還,銀行方麵則有規定,貸款不可以當天還當天借——就是避免企業無力償還而空轉貸款,明確要求先歸還貸款,次日還能重新辦理貸款手續。財務公司專門做過橋資金業務,即把錢借給企業歸還貸款,等第二天企業借出貸款後歸還。有人說不就一天時間嗎,能有多高收益?錯也,過橋費是非常昂貴的,正常要達到百分之三左右,即一千萬貸款週轉一天的費用是三十萬!由於銀行資金緊張,或收縮銀根控製規模,貸款僧多粥少,需要過橋資金的企業很多,國光城賺得盆溢缽滿。

如果說前兩招雖有鑽政策空子、打擦邊球的成分,第三招就是不折不扣的違法行為,即高利貸。對象包括欠下钜額賭資或借錢扳本的、炒股用了槓桿麵臨爆倉的、吸毒者、企業資金鍊麵臨斷裂風險的等等,利息正常達到兩分,而且先在借款裡扣掉。一般來說這是刀口舔血的勾當,收益很高,風險也非常大,弄不好欠債者逃之夭夭,財務公司可就血本無歸。但肖治雄是何許人也,既然敢做這門生意,就有足夠自信。一是法院裡麵有人,必要時查封、強製執行;二是國光城有一批打手,欠債者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打手們會持續騷擾其親戚朋友,讓欠債者遭受巨大壓力。幾年來被國光城弄得傾家蕩產、家破人亡的不在少數,可借高利貸本身就見得不光,即使出事也不敢聲張,可謂打斷牙齒往肚裡咽。

不過這幾招都冇入專案組法眼,嚴格來說國光城這些所作所為屬於經偵組調查範圍,跟專案組並無聯絡,但小李的大數據分析確實達到令人恐怖的程度,居然翻出一起官商勾結、侵吞併挖空國有資產的舊案!

這纔是專案組最感興趣的。

四年前,黃海縣遠方船舶製造廠作為一家國營企業,列入縣裡首批改製試點單位,訊息傳出後立即引起各方關注。遠方船舶製造廠主要從事近海小型船舶製造、保養和維修業務,訂單從幾十萬的小舢板到數百萬漁船不等,絕少有超過一千萬的,動輒上億的訂單根本達不到技術要求,都不敢承接。儘管如此,由於遠方廠市場定位精準,業務經營腳踏實地,生產流程管控嚴密,多年來始終保持盈利,家底子厚實,是黃海為數不多的優秀企業。

把這樣的國企拿出來搞改製試點,縣裡是有爭議的,很多人認為改製爲了擺脫企業經營困境,整合資源吸納資金,使企業重新煥發生機。遠方廠的實力足夠適應市場潮流,並能取得進一步發展。雙方爭執不下之際,陳冒俊和肖治雄等本地派表現出強硬態度,認為改製不是賣破爛,不能光把差企業當作包袱甩出去,既然搞試點,吸引各方閒置資金參與,縣裡應該表現出足夠誠意!最終拍板將遠方廠列入改製試點名單。

清產覈資後由肖治雄牽頭的改製領導小組主持遠方廠改製,給出令人瞠目結舌的估值:1.8億元!

以遠方廠擁有的機械設備、生產線和廠房、庫存材料、土地加起來都不止兩個億,何況還有職工宿舍、辦公樓、碼頭轉運場等固定資產,外界原來預計至少值5億!領導小組解釋是現有生產設備麵臨大規模升級改造,耗資巨大,非但不能算淨資產,相反是沉重的包袱,另外改製後工人工資、養老金等人力成本大幅上升,宿舍、辦公樓等需要維修等等,總之按他們的解釋1.8億隻多不少。

不過即便1.8億,按當時要求縣裡必須控股51%,就是說誰想買下遠方廠必須掏9千萬真金白銀!

哪怕砸鍋賣鐵,彆說借銀行貸款,高利貸都值得!一旦拿下遠方廠,把機械設備和庫存材料當破爛賣了都不止9千萬。很多老闆蠢蠢欲動,四下籌集資金準備大乾一場。

然而肖治雄的無恥冇有底線!

一個週日的傍晚,遠方廠門口突然張貼了一張競拍公告,宣佈週一上午九點麵向社會公開競拍,底價9千萬,須早上八點前到遠方廠改製辦公室交納保證金——不接受除現金之外的銀票、彙款等方式。持有改製辦公室蓋章的收款收據方取得競拍資格!

縣裡大部分銀行網點週日不營業,極少數營業的儲蓄網點出於安全和經濟考慮,現金量基本保持在一百萬左右。而且出公告時間是傍晚六點多鐘,儲蓄網點都關門了。

更絕的是銀行上午八點半才營業,即使你有天大的麵子,好吧,可以特彆照顧黃金客戶,但支取大額現金要提前一天預約——個人五萬,企業二十萬。一次性支取九千萬,哪怕九百萬,縣級銀行都無法承受,需要派運鈔車到市行調款。

這就意味著幾乎所有人都無法取得競標資格。

隻有肖偉誠的國光城,之前他們已通過多個渠道,從各個銀行不為人察覺地湊齊了9千萬。週一早上七點多鐘就將十多麻袋現金送到遠方廠改製辦公室。

出麵競標的不是國光城,而是肖偉誠手下一個馬仔臨時註冊的公司。由於冇有競爭對手,以底價順利拍得遠方廠。

外界嘩然也好,密集的舉報信也罷,反正查不到跟肖治雄有半點聯絡,他安之若素。

後來幾年內經過複雜的股權變更、資產重組,國光城逐漸成為遠方廠的大股東,之後進一步拆分、資本運作、資產剝離,遠方廠專家、技術人員、技術工人以及全套生產線、機械設備全部被轉移到國光城控股的私企,並承接原先所有業務。如今的遠方廠麵目全非,隻剩下一個空殼,欠兩千萬銀行貸款和上千萬企業債務,以及縣裡形同虛設的所有權。

研究到這裡,專案組不禁感歎肖氏父子不愧是黃海最精明的資本高手,在所有人對國企改製懵然不懂的時候,已敏銳抓住政策漏洞,大玩瞞天過海的把戲。相比之下方晟何等天真,把滿腔心血傾注在村鎮企業改製上,還自以為黃海最懂改製的乾部,殊不知此時肖氏父子正躲在密室裡數錢玩呢。

肖氏父子從遠方廠撈取了多少好處?單估價這一塊就有三個億差價,如果加上幾年來等於把廠搬到自己家裡,承接那麼多訂單獲得的利潤,應該在五億左右!

這筆錢當然不可能肖氏父子獨吞,資本大挪移需要龐大的人力、物力,掏空遠方廠更得有強大的背景支援才能順利完成一係列手續,接下來專案組需要調查兩個方麵問題:

一是9千萬保證金如何籌集;

二是哪些勢力參加掏空遠方廠。

在一個縣城,9千萬現金數目太大了,即使肖偉誠早有準備,國光城畢竟是正常運轉的財務公司,大量資金長期被占用,肯定會設法從其它渠道想方法。而通過秦豐、雙塗、禦龍等集團秘密流轉的洗錢資金,應該是挪用的重點!

錢能生錢,何樂而不為?

對於操作洗錢業務的幕後勢力來說,把需要洗白的資金以現金方式流出,再以安全渠道迴流,既取得不菲收入,又完成了洗白程式,可謂兩得。

但破綻就由此產生!

因為一個長期運作、安全可靠的洗錢渠道經過專業人員周密策劃,精心設計,具有很強的隱蔽性和反偵查能力,強如邱組長率領的專案組曆時兩年多都一籌莫展,可一旦不按照既定線路洗錢,資金流向發生異動,留下的線索足以讓專案組驚喜。

小李的大數據分析係統再度派上用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